欢迎进入

育己利他、造良树德、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最胜菩提、解脱手印。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最胜菩提、解脱手印。
育己利他、造良树德、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最胜菩提、解脱手印。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来源: | 作者:Lan | 发布时间: 2022-10-27 | 201 次浏览 | 分享到:

1997年,全世界唯有的漢人兩大拉然巴格西之一、美國密宗總會主席洛桑珍珠大仁波且在成都市新華西路19號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壇場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2003年,在美國加州南無第三多杰羌佛為洛桑珍珠格西傳授解脫大手印甚深現證法,以下是當時的實拍錄像。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圖片 第1張

洛桑珍珠仁波且


洛桑珍珠仁波且,俗名邢步有,又名刑肅芝,1916年出生於江南,九歲皈依佛門接受正規嚴格的佛學教育,在漢地出家為僧時法號碧松法師,16歲進入四川重慶漢藏教理院學習西藏語文,同時成為中國佛學會會長、近代佛教界泰斗太虛大師的秘書,負責整理太虛大師的演講,也是有著「當代玄奘」之稱的著名漢藏佛學翻譯家、一代高僧法尊法師的弟子。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圖片 第2張

▲碧松法師(洛桑珍珠)1937年在重慶講經時攝


1937年,洛桑珍珠仁波且隻身赴藏,決心效法玄奘取回密法,入藏途中克服各種艱難險阻,遍訪康藏地區的高僧大德,並學習薩迦派密法300餘種。1938年渡金沙江進入西藏,沿途得到戴季陶、劉文輝和阿沛·阿旺晉美等人的協助。


在西藏,洛桑珍珠仁波且進入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學習藏傳佛教的《釋量論》、《現觀莊嚴論》、《入中論》、《戒律論》、《俱舍論》五部大論,拜多名活佛為師,其中包括達賴喇嘛的教經師領蒼活佛,先後從師於一百多位各派活佛,接受密法灌頂六百多個。七年之後,1945年正月,洛桑珍珠仁波且於拉薩哲蚌寺通過西藏攝政王主持的萬人辯經考試,成為第一位獲得藏傳佛教最高學位拉然巴格西的漢人(史上迄今只有兩位,另一位是密悟格西,太虛大師之徒孫,於1966年圓寂)。《雪域求法記》一書詳細記述了洛桑珍珠仁波且在西藏求法的經歷。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圖片 第3張

▲洛桑珍珠(右)與多杰格西弟子合影於哲蚌寺


西藏拉薩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和色拉寺)將格西分為四等,由低至高依次為「多然巴格西」、「林塞格西」、「措然巴格西」、「拉然巴格西」,在四種格西中,第一等格西是拉然巴,意思是拉薩的博學高明之士,相當於佛學博士,是格西中最高等級的學位,在藏傳佛教界享有很高的地位和威望,上受政府的承認,下得民眾的擁戴。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圖片 第4張

▲洛桑珍珠(右一)攝於哲蚌寺


1945年,洛桑珍珠仁波且攜帶大量密典返回重慶,1950年他移居香港傳授經法,九年後應邀赴美國講學,並定居美國。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在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官邸舉行的招待會上,赴美國參加海峽兩岸佛教音樂展演團團長、廈門南普陀寺方丈、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聖輝法師(左)與美國密宗總會主席洛桑珍珠(右)交談。


1997年,洛桑珍珠仁波且在成都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根本金剛上師,其時,在金剛壇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每授一法,即顯本尊壇城。洛桑珍珠格西早年曾訪遍西藏及世界各地大德,但從未見有一人能有羌佛如此至高佛法證量,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無比的崇敬和讚歎,深感學佛六十年不如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身邊一天所獲得的受用。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圖片 第6張

▲上面照片為洛桑珍珠格西在四川成都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下面照片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美國為洛桑珍珠格西灌頂。


2000年6月,恰逢佛教百千萬劫難遇之殊勝因緣,享譽全世界的唯一在世漢人大格西、美國密宗佛教總會主席洛桑珍珠大仁波且隨同世界佛教僧伽會主席悟明長老,以及虛雲老和尚的接法繼承人意昭老和尚等世界頂級高僧長老們參加了一場舉世矚目的佛法聖因大法會,此次法會是由當今世界佛教最高領袖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自主持,洛桑珍珠仁波且不僅親見佛降甘露的佛法聖境,更親自吃得甘露,當時全身舒暢透頂,洛桑珍珠感動而興奮地說,他活到八十五歲,到西藏十幾年,拜過的上師包括頗邦喀大師、康薩仁波且、領蒼活佛、宗薩欽哲法王等等,都沒能求到甘露,想不到現在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滿了他的願,他親眼看到兩道紅光進入缽中,化為甘露,在西藏奔波數十年欲求而未得的心愿終於得以圓滿。(詳細恭看《第三世多杰羌佛請佛陀降下甘露和舍利》實況錄像)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圖片 第7張

▲洛桑珍珠仁波且在佛降甘露法會禮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左一)


享誉世界的汉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图片 第8张

▲洛桑珍珠仁波且參加佛降甘露大法會(右一)


2001年2月,洛桑珍珠仁波且應學佛弟子們請求,再次講授西藏格魯派宗喀巴大師所著之《菩提道次第略論》,並將講稿加以整理,以便再版。當洛桑珍珠仁波且將翻譯的《菩提道次第略倫》完稿呈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指正時,羌佛當場為他修法請護法菩薩降臨壇場,由他親自請示護法菩薩,護法菩薩說當然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訂最好。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表示,羌佛修法頃刻間他就能以肉眼看到護法菩薩現身讓他當下請示,這種道量當今世上沒有第二位有此證量。


享譽世界的漢人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仁波且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圖片 第9張

 

《菩提道次第略論》譯者再版序


談起翻譯佛教經典,在中國歷史上有兩大派。第一派是以鳩摩羅什法師為代表。當時五胡亂華時代,他受姚秦後主姚萇之禮敬,開譯場於長安,召集天下釋氏,通梵文者、通經義者、及擅長文字者為之助。鳩摩羅什法師主張意譯,共譯出佛經三百多部,如《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文字流暢,盡顯佛說密意,直至今日凡學佛者都喜歡讀他所譯的金剛經。


另一派是玄奘法師,他由印度取經回國後,得唐太宗之禮敬,亦開譯場於長安,召集全國釋氏各有專長者來長安為之助,共譯經六百餘部,如《瑜伽師地論》、《大毗婆沙論》、及《大般若經》等。玄奘法師主張直譯,每字每句均由梵文直譯為漢文,他譯經時坐於法座,口中念梵文及漢文,左右有記錄,然後由懂梵文者校對所譯漢文,再由精通經義者將所譯漢文校對,最後由潤文者加以潤飾。他一生共譯經六百餘部,直至將大般若經譯竣而圓寂。


我從小深入經藏研學,十六歲入川學習西藏文及藏傳佛教,雖然年少,但對顯密二宗已有深入,並由吾師法尊法師教授《菩提道次第廣論》並對廣論難懂難譯的部分,著重深入研討。經過三年學習,我已能閱讀及翻譯西藏文經典。我翻譯佛經常用直譯,仿效恩師法尊法師所為,但是譯文方面以簡潔為原則。


在漢藏教理院受教期間,從太虛大師、法尊法師學習。其時,不僅深研《楞嚴經》、《成唯識論》等經論,太虛大師講經論時由我整理筆錄講稿。太虛大師和法尊法師都告訴我,西藏的密法確為頂首,至為高深,尤其佛降甘露大法,如來所顯,加持威力無比強盛,曠世稀有,若能得到甘露灌頂,即見真如實相,六通齊備,了生脫死,若得甘露加持,可長壽無病,增加福慧資糧。由此,我即萌生赴藏求法念頭,期求得授無上金剛乘之甘露大法。


一九三七年,我到西藏去求法。在此之前,我已翻譯了數部西藏文顯密經論分別在四川重慶及成都二地出版,第一部是諾那活佛所傳的《廿一尊度母禮讚經》,第二部是貢嘎活佛所傳的《恆河大手印》,第三部是根桑活佛所傳的《大圓勝會》(僅有手抄本,未能公開發行),第四部是太虛大師所講的《辨中邊論頌釋》。其他如阿旺朗吉堪布所傳的《上師瑜伽法》、及在海潮音所發表的論文等甚多,不能盡錄。


我到西藏去求法的路線,與他人有點不同。從打箭爐以西起,我即沿途訪求大德,求授密法。眾沙欽哉仁波且是康藏聞名的大成就者,於是我就在西康德格縣眾沙寺住了十個月,求授薩迦派全部密法,後來我將其譯成漢文,名為《修法大全》。當時五明學院教師悟開法師也參加了部分法會。


然後又到德格更慶寺,拜更慶欽哉仁波且為師求得喜金剛二次第大法。德格縣可以說是一個求法的好地方,除薩迦派外,還有噶舉巴的八邦寺、寧瑪巴的竹青寺。就在那時分別接到太虛大師及法尊法師的來函,各有鑒樹,總的均認為語言以先入為主,康語與拉薩語大有差別,不可久留,快去西藏。


當時我已是仁波且身份,於是我帶兩個徒弟西渡金沙江,西藏地方昌都噶慶政府,知道我前往,特舉行盛大歡迎會,賓客中有阿沛·阿旺晉美,當時他是軍糧官。臨別,承贈送大批路糧並派西藏騎兵二人護送直至拉薩。余抵拉薩後,即晉入哲蚌寺,參加五部大論辯論。


其實我在漢藏教理院求學時,已經學了月稱菩薩的《入中論》及世親菩薩的《俱舍論》等。我僅須要再學三部論,就有資格參加拉仁巴格西辯論。於是我即利用課餘之假,前往布達拉宮拜見十四世達賴的經師 ——領倉仁波且為金剛上師,求授大威德金剛大法,並承講授密宗道次第,及克主杰大師的續部總建立,由此我終於慚愧地成為一代經論師,參加了拉仁巴格西雄辯大會,於辯台上我施展般若妙智,起於因明三支,力戰群雄,獨得格西榜首,此信傳出震動世界。那時我才深知顯宗之研學,無非皮毛基礎,怎敢登台十三論大辯?僅管如此,但我所要求的無上大法還是未滿心愿,於是下決心繼續深造。

在拉薩求法的因緣很好,當時頗邦卡大師、康薩仁波且、赤江仁波且、及在漢地頗為聞名的多杰覺巴格西都還健在,並常有法會。很多大法如上樂金剛、密集金剛、及時輪金剛等大法,均已求到。尤其多杰覺巴格西,授我更多密法,包括根本部、佛部、佛母部、菩薩部及金剛部等,然求法雖多,但於佛降甘露大法,仍無法求得,於是我仍不憚跋涉,在一九四三年秋季,前往後藏之日喀則及阿里訪求大德。在札什倫布寺拜見了第九世班禪教經師——安欽活佛,得到金剛薩埵法全部傳承,又往薩迦寺拜見薩迦教皇,承蒙接待住於盆錯頗章約半月,承授多杰帕母及妙音佛母法。據安欽活佛的弟子告訴我說,薩迦教皇有捉魔拿鬼之法,最好能求到一二種。薩迦教皇開示說,根據你現有的成就,我傳你的法是很好的,但捉魔鬼的目的是為了教化而不是迫害,但修此法一定要常隨我的身邊,否則你將為惡魔所害,因此作罷。


隨後接到消息,色拉寺大活佛 —— 拉尊仁波且將在拉薩功德林寺傳授格魯巴全部密法,我即由後藏回返拉薩受學,共傳授密法三百多種,獲益匪淺。


余在西藏前後凡十數年,得到六百多個灌頂,所遇大德甚多,但對於我期許已久的甘露大法,他們都說這樣的大法是非常難找到的,找到也不一定就能得到,要很多年才有一位如是之法的大聖者出現。隨後,因緣變化,幾十年間,我分別在香港、美國及世界各地譯經講論、授徒傳法,同時更積極尋訪聖德。後於金剛亥母阿王諾布帕母的佛書中得知真法展現,於是順緣尋訪,終於在一九九七年因緣成熟,得拜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為我無上根本金剛上師。其時,在金剛壇場,大法王每授一法,即顯本尊壇城。我曾訪遍西藏及世界各地大德,但尚沒有一個人能有此證量。


千禧年六月,恰逢佛界百千萬劫難遇之殊勝因緣,我之恩師大聖總持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連修三場大法會,一場為南方寶生佛所降金黃色耀眼之幻化體甘露,一場為長壽佛所降銀灰色跳躍生命體甘露,另一場則是為祈禱世界吉祥和平而修,甘露同五彩舍利一同化光進入缽中。我不僅親見佛降甘露,更親自吃得甘露,當時全身舒暢透頂。作為一個仁波且,戒律嚴明,絕無虛詞。在西藏奔波數十年欲求而未得的心愿終於得以滿足,我無限感恩大法王上師,修行一生,到現在真是無欲所求了。


同年,因應學佛弟子們請求,再次講授西藏格魯派教主宗喀巴大師所著之《菩提道次第略論》,並將講稿加以整理,以便再版。因一九五八年我在香港傳授此論時,曾邊講邊譯,於一九五九年在香港出版第一版,但排版時有錯字。


此次詳細精校後,在二00一年二月於三藏經樓,我又將此論稿呈上仰諤大法王恩師請求修訂,恩師說這不能隨便下筆的,如要揮毫,當請大護法菩薩問一下,看看是否恰當。說請就請,只聽恩師結手印、念真言,法台上所供之金剛薩埵頓放毫光,此時只聽法王恩師一聲呼出,果然護法菩薩應聲展現。我當即恭敬禮問護法菩薩:可否請求法王上師為我修改此論?護法菩薩當下認可。


如此威神道量示現,實乃全藏難覓也。但法王上師說,由於我之所譯論體,因文字之體系已定,不便大動冊頁,當下只作特殊無上甚深之加持,未曾修定此書文句。修請護法菩薩時,佛光亦展現天空,又圍繞月輪一周,大如山塊,歷久不散,各地均可看見,我亦觀瞻半個時辰之久。


次日大法王面示說,昨晚佛光乃因爾之《菩提道次第略論》因緣而修請護法菩薩所現,我聞之慚愧不已,但此瑞相亦為此論之殊勝緣起。有人問我,目前世界上除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有此至高道量,並能佛降甘露,及召請護法神隨請隨到之功德外,是否還有第二人,我鄭重答曰:「決無第二人。」


我七十年來拜見過若干高僧大德、大法王、大活佛,如此鑒證於懷,豈敢戲言誑惑眾生?我願將此論的功德,迴向顯密總持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恩師住世弘法、澤被蒼生脫輪迴!阿彌陀佛!


洛桑珍珠二00一年二月於美國洛杉磯禪室

(編者註:上文所述的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即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