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

育己利他、造良树德、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最胜菩提、解脱手印。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最胜菩提、解脱手印。
育己利他、造良树德、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最胜菩提、解脱手印。

我眼里的释证达教尊(上)
来源: | 作者:Lan | 发布时间: 2023-06-13 | 222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是山东省人,2010年有幸拜见到了南无佛陀恩师。一年后与释证达教尊结缘。当时,教尊并未出家,是一位在家仁波切,法名阿旺德吉。

2011年末,我到洛杉矶朝圣,住在一家普通商务宾馆。阿旺德吉仁波切与她的弟子们也住在这家宾馆,与我同住一层楼,由此因缘,我认识了阿旺德吉仁波切。

一天,我独自一人打车到洛杉矶圣格讲堂办事,恰巧遇到圣格讲堂的出家师正在为几位佛弟子播放一盘录影带,我有幸观看了这盘录影带。

录影带的后半部分,有一段是介绍佛陀亲传给两位仁波切大法的情况,这个法的名称我记不清了。这盘录影带中介绍说,佛陀传的这个大法,如果能修起来就可以给佛弟子做內密灌顶了,如果没有修起来就不能为弟子做內密灌顶。(注:可能说的是“传灌內密顶”,我当时对“內密灌顶”与“传灌內密顶”的概念并不清晰,所以不确定)。录像带中展示了阿旺德吉仁波切修法用的金刚绳。采访者用尺子丈量了这根金刚绳,竟然涨长了一大截!我看到这里很震惊:“呀,金刚绳是圣品,这是否是阿旺德吉仁波切已经修起这个大法的表法呢?”我暗暗想道。

后来,我参加了阿旺德吉仁波切在香港组织的闻法共修,受益匪浅。谦卑、严谨、付出是阿旺德吉仁波切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我庆幸自己能与这样一位真修行的仁波切结缘。

时隔不久,我在青岛办事,青岛闻法点负责人孙师兄接到深圳一位师姐的电话。深圳的师姐在电话里说:“阿旺德吉仁波切是修泥丸道果法开顶的,她因犯戒而退道了”。当时我很吃惊,因为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佛陀在法音里说过,修泥丸道果法开顶的行人犯了戒,一天不忏悔就“关顶”了!

给孙师兄打电话的人叫杜XX。当时的我,也许是处于一种好奇心,也许是想验证一下阿旺德吉仁波切是否真的犯戒了,也许是想亲自感受一下犯戒退道的仁波切到底什么样子,从中提高自己鉴别能力。我便与几位师兄姐结伴再次赴港,来到阿旺德吉仁波切带领大家闻法共修的道场。

到道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看圣德证。因为当时世界佛教联合总部的公告规定:凡是做上师的必须把圣德证悬挂到法台上,否则就是不如法的。我跟几位师兄姐当着全道场200多人的面,认认真真、一字不漏地拜看并朗读了阿旺德吉仁波切的圣德证。圣德证上有17位法师、仁波切的发誓文和亲笔签名。我暗暗地想:不是说犯戒了吗,怎么圣德证既没有被收回去,也没看到公告说犯戒退道呢?

接下来,有十几位来自各地的佛弟子要求皈依。于是,我与大家一起跪着,双手举着哈达。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想皈依,而是有我个人的“小九九”。阿旺德吉仁波切一眼看到了我,严厉呵斥道:“你是不是昏头了,出去!”我乖乖地退了出去。说实话,阿旺德吉仁波切的这种做法和态度,正是我希望的!后来,随着闻法学习,我明白了我这样做是侮佛的恶行,在这里再次忏悔。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在阿旺德吉仁波切的带领下一起闻法共修。每天早上5点起床;6-7点在壇场唱诵司规;用完早餐后,8-12点闻法(期间休息10分钟);午休后,下午2-4点继续闻法;4-5:30点一起恭读《极圣解脱大手印》两大心髓;用完晚餐后,晚上6:30——8:30继续共修。早、中、晚餐都是素食。每天安排得满满当当,十分紧凑。师兄姐们个个充满着法喜......

按照香港规定,我们到香港可住七天。到第八天,我乘飞机到马来西亚逗留了半天,然后再返回香港。这样又可在香港住七天,实际上这次共在香港的道场住了14天。通过参加闻法共修,我不仅在闻法方面收到了在家所达不到的效果,还学会了如何合理安排和掌握闻法共修的节奏和方法,改掉了许多做事不严谨的不良习惯,还学会了打法器领众唱诵。我与一同来的几位师兄姐的共同感受是:阿旺德吉仁波切是一位知见正、行持严谨的大修行人,不搞特殊,不摆架子,谦逊和蔼,时时处处为佛弟子做表率。

到了快要离开香港的时间了,我当着全道场师兄姐的面儿,谈了我的真实感受,我说:“有人说仁波切犯戒退道了,这种传言有可信度吗?看一个行者是否退道,不是我、不是你、也不是他说了算的,而是事实说了算,佛菩萨说了算!......“

后来,一个个铁的事实验证了阿旺德吉仁波切不仅没有退道,而且以惊人的速度一步一个台阶获得更大成就:

2012年,顺利通过了圣考年审。同年阿旺德吉仁波切剃度出家,法号释证达。发心出家时,在虚空亲见佛菩萨,释迦牟尼佛生大欢喜心。

2012年12月,释证达法师经“百法明门黑关抉择法”抉择,确定为度母亲信转世的再来人。

2014年,在佛教斗法中获胜,隔空推动2000公斤玛尼石。

2017年,闯过“金刚阵”,证得金釦一段孺尊圣德段位。

2019年,证得金釦二段教尊圣德段位。同年,修“大悲观音加持法”证到圆满次第,感召南无观世音菩萨亲传密咒,成为在一线弘法的法师、仁波切唯一的“大悲观音加持法”第二代传承人。

2020年9月,教尊在苗栗西湖乡主法孝亲法会,感召佛菩萨降下甘露。

从我认识教尊到现在,教尊在圣量方面突飞猛进,在日常行持中处处体现了光明磊落、无我利他的高尚品行。同是也让我切身体会到末法时期的悲哀,妖魔已经渗透到如来正法团体内部了,哪里有佛法、哪里有真正的圣者,哪里就会有妖魔!

(未完,待续)

 

作者:于木